A04版:本地·人物 上一版3  4下一版  
 

A01版
导读

A02版
本地·要闻

A03版
本地·纵深
 
标题导航
社区有事都找“汪老汉儿”
 
返回恩施新闻网
2018年12月6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义务调解17年,化解纠纷百余起
社区有事都找“汪老汉儿”
汪茂月长期坚持学习,成了邻里间的“法律通”。

本报记者刘盟萌 特约记者董酬

对汪茂月来说,退休之后才开始做州城舞阳坝官坡社区新建街义务调解员,接老婆的“班”。如今,77岁的汪茂月已经干了17年。

这17年来,他不拿公家一分钱工资,不吃群众一顿饭;他化解邻里纠纷,凡事以调解为主,以书面为证;他爱做好人好事,街坊邻居只要有需要,他都乐意帮忙;他初中毕业,每天坚持学习,做好工作笔记,不断充实自我。

“汪老汉儿”的故事在当地流传,邻里左右都亲切地称呼汪茂月为“汪老汉儿”。2014年,他获得“湖北好人”称号。2018年被评为“舞阳坝街道办事处官坡社区好心人”。

“汪老汉儿”调解邻里纠纷“有一套”

恩施市舞阳坝街道办事处官坡社区新建街二巷和汪茂月家相隔不远的一栋土墙屋原本是一栋危房,父母过世后,该栋房屋由七个子女继承,十几年没有人居住。

今年5月,我州多个县市遭遇暴雨袭击,该栋危房墙上一个小洞慢慢垮成了大洞。汪茂月看到后心想这要是掉下来砸到人了怎么办?于是,他告知官坡居委会相关领导,让他们找原户主重新修葺这栋危房。结果,七姊妹准备修葺该危房时和房屋背靠背的居民产生了矛盾。

“这栋危房背后是十来个恩施市一家公司的职工居住的,2000年时,这家公司的职工在两栋房屋的过道中间修葺了一道围墙。现在危房户主要重新修葺这个房子了,他们说这个围墙本身就是占了他们房屋的位置,服务公司的人说这个地方本就是他们房子的范围。”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汪茂月说当时矛盾激化严重,双方还去土管部门查询档案看这堵墙的位置到底属于哪边,结果还是不清楚。一时间,双方谁都不肯让步。

官坡居委会让汪茂月出面进行调解。“既是邻里纠纷,找一个他们都熟识信任的人最好。”接到任务后,汪茂月觉得虽然是邻里纠纷,但触及经济利益,正儿八经地跟双方讲道理可能难以调解成功。

双方发生矛盾正是夏季,附近居民都喜欢到河边乘凉。趁着大家在河边乘凉放松的时刻,汪茂月和双方居民一边拉家常,一边劝解,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我一边给服务公司的人说你看人家修个房子也不容易,一边给危房户主说你看一直这么僵持着耽误工期还要浪费工钱……”慢慢地,经过反复多次调和,双方各退几十公分,终于达成和解。

像这样的调解故事还有很多。无论是居民占道违建影响周围居民通行的问题,还是邻居公共区域造成的矛盾纠纷,汪茂月都坚持采取一种协商的办法解决。

汪茂月,1941年出生。汪茂月的老婆康纪珍原是街道社区调解员,她得了脑瘤动手术之后,身体不便,便把这项工作的接力棒交到了汪茂月手中。2001年退休后,辖区派出所和社区居委会任命汪茂月为官坡社区治安联防户长。他一干这个差事就是17年。

汪茂月所服务的辖区为官坡社区新建街一巷、二巷。由于这区房屋多为私房,街道狭窄,本地人口和租户众多,居民素质参差不齐。一遇到邻里纠纷,很多居民无法冷静处理,经常发生各种纠纷。长期居住在这一带的居民这时候就会说,“那我去找汪老汉儿来解决……”

“不管是邻里矛盾纠纷还是我自己和他人产生矛盾,我最后都以书面协议的方式写下来,让双方都遵照协议办事。”17年来,汪茂月调解过的纠纷超过100件。

“汪老汉儿”乐于助人不求回报

汪茂月的工作笔记本上,记录着每一天他做的大致工作,有未处理完或者待处理的事项,他就在日历上做个标记,每天早上起床,他第一件事就是翻看日历,看看有哪些近几天要做的事。

“张玲红,你12月1日要去派出所报到,莫忘记了,12月1日是星期六,你11月30日先去一趟……”11月28日上午,汪茂月早上起床,看到日历上的提醒,拿出工作笔记,找到新建街居民张玲红、吴春蓉的电话,分别打过去提醒他们到当地辖区派出所报到的时间到了。

“社区居民办理居住证,半年时间本人要到派出所报个到,我怕他们忘记,所以在日历上做了记号提醒他们。”6月1日,张玲红和吴春蓉家三人的居住证正是汪茂月去帮忙办理的。

“办理居住证这件事很多居民不懂,这个跟他们以后娃儿上学、申请保险赔偿都是有直接关系的。”自从2015年,国务院颁布了《居住证暂行条例》之后,汪茂月就开始忙着“跑腿”。一方面他要给新来的租户讲解居住证的政策法规,一方面帮忙收集办理人的资料到派出所登记。就这样来来回回,往返多次,不嫌麻烦。

不管是对待社区邻居,还是其他陌生人,只要对方有需要,他都毫不吝啬地伸出援手。

汪茂月刚担任调解员不久,新塘乡人于德珍来到新建街收集垃圾、废品。看着于德珍收垃圾、废品还抱着个一岁的娃儿,汪茂月好奇起来。经过了解他才知道,于德珍的妻子生完娃儿不久,就跟人跑了,他自己文化程度不高,又带着一岁的儿子,只好干起收废品的买卖。

了解于德珍的情况后,汪茂月也干起了收废品的事。张三家有几个玻璃瓶子,李四家有一个废旧冰箱,他都收集起来,等下一次于德珍到那一片区时,一股脑地全给他去卖。多年来,汪茂月不仅帮于德珍收集废品,还帮他写材料申请低保,申请安居房。如今,于德珍家里的情况已经大大好转,父子俩在新塘乡住上了70平方米的安居房,收废品从最开始的担子到手动三轮车,再到二手电三轮车。去年,于德珍又买了一个新三轮车。儿子已经16岁了,还做起了厨师。

“只要自己坚持踏实做事,生活总会改变。”看着于德珍如今生活稳定,汪茂月也很欣慰。

多年来,汪茂月坚持做好事,不求回报。进巷子的坡路太滑,他主动拿钱把坡路修几层阶梯;巷子里的公厕太脏没人管,他带着老婆主动去打扫;工人在家门口修路,他清早起床给工人泡茶,中午让大家到家里吹风扇乘凉……正是因为他的这些善举,带动了周围的人跟他一起做好事——看着汪茂月两老打扫公厕,街坊刘么和朱明春跟着来打扫;看着汪茂月对待修路工人如此用心,工人修到哪一家门口,哪一家主动帮忙把水、电线接到自己家里,让工程进度可以加快。

“汪老汉儿”被诬陷,邻居主动写证明

说起汪茂月的日常生活,用现在年轻人的话说就叫“佛系”。不爱跳广场舞,不爱打麻将,每天早上起来从四楼到一楼打扫卫生,吃饭,午休,看书学习,偶尔出去办事情,但他永远把自己的事情放在最后去做。

“汪老汉儿您帮忙跑路,我们给您一点路费钱吧……”“我老家杀得猪子,给您送点儿腊肉……”不少邻居觉得经常麻烦汪茂月,想给一点辛苦费,送点礼物,都被汪茂月拒绝。“我有老年卡,坐车都不要钱,不需要给路费,农村宰一头猪除了四只腿腿也没个啥了,给我给一坨了还剩个啥?”汪茂月总是为他人考虑,认为大家赚钱生活不容易,从来不拿群众一分钱,不收群众一份礼,不吃群众一餐饭。就连订一份报纸,他也担心邮递员进巷子难得找到他家,就让邮递员把报纸放到路口的彩票店,他每天自己去取。

就是这样一个17年来不拿一分钱工资,不吃群众一餐饭,一直无私奉献的“汪老汉儿”还被人诬陷拿了群众500元钱。

离汪茂月家不远处有一个公厕,住在公厕对门的王某守在门口收钱,汪茂月知道后向媒体曝光后,王某停止了一段时间收费。等风声过去,王某又开始收费了,这时有些了解公厕不收费政策的居民就和王某争论,甚至打架。汪茂月再一次向环卫部门反映了此事。不久,王某就在街上吆喝汪茂月收了潘某500元钱。事情发生后,不少邻居主动来为汪茂月写证明,其中也包括王某口中“行贿”的潘某。

“其实,只是潘某给他屋里人说我给她帮忙,想给我500元钱,王某道听途说,就信以为真。”后来,汪茂月向城管部门反映该公厕的事情,城管部门负责人过来查验确实有乱收费的现象,就在汪茂月的提议下,给公厕外面挂了一块“免费公厕”的招牌。

汪茂月只有初中文化,但他却严于律己,坚持学习,提升自我。“做社区调解员需要掌握一些文化知识,这促使我自己不断学习。”在汪茂月保存的社区调解工作资料里,记者看到了很多协议书、民事起诉状,都是汪茂月起草的。

他每年订阅《恩施晚报》《应用与写作》等报刊杂志等,经常看的电视都是科技频道、法制频道、新闻频道的知识性节目。国家政策、地方政策、法律法规,他都信手拈来。

就是这个“汪老汉儿”,街坊邻居有事就找他。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恩施晚报  技术支持:恩施新闻网
   A01版:导读
   A02版:本地·要闻
   A03版:本地·纵深
   A04版:本地·人物
   A05版:恩施检察
   A06版:民院传真
   A07版:本地·热线
   A08版:本地·社会
   A09版:本地·悦读
   A10版:本地·旅游
   A11版:时事·神州
   A12版:时事·全球
   A13版:时事·精读
   A14版:时事·周边
   A15版:今日·时评
   A16版:广告
社区有事都找“汪老汉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