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7版:文化旅游周刊·清江 上一版3  4下一版  
 

A01版
要闻

A02版
时政要闻

A03版
经济纵横
 
标题导航
大 黄
阳台情结
凉城三月
一剪梅·夷水施州
又见杜鹃开
挖断山访亲记
 
返回恩施新闻网
2019年3月15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阳台情结
□ 姚 晨

我的奶奶在我出生前,就已经瘫坐在轮椅上了。也许是身体的不适,她变得沉默寡言起来!

奶奶有一个很特别的习惯,就是没事喜欢坐在阳台上,眺望远方。且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为此,我一直疑惑不解。于是,好几次我也坐在阳台上,试着到处望:向前望,是邻居家的水泥墙壁,硬而冷;向上望,是或蓝或灰的天空;向左右望,是我家洁白的墙壁。奶奶究竟望到了什么呢,竟让她那么地入迷?我不得而知。我只知道奶奶坐着坐着,满头的青丝变成了白发。

奶奶很是疼爱我,而我却懵懂无知。有时候,我会陪奶奶说说话,逗奶奶开心;有时候,我很顽皮,会惹奶奶生气。后来我长大了,越来越不喜欢和老年人聊天,放假在家懒懒散散,没事就抱着手机玩。偶尔我与奶奶在一起,那也是破天荒。那时候,我便在阳台上为奶奶捶捶背,梳梳头,说说瞎话。有几次我的瞎话逗得奶奶笑过了头,导致她咳嗽不止,我便去轻轻拍拍她的背。等她缓过气来,我就好奇地问:“奶奶,您为什么那么喜欢坐在阳台上啊?”奶奶只是淡淡地一笑,说:“阳台上光线好啊!”

前不久,奶奶的生日,我们一大家人团聚在一起,看起来十分热闹。实际上奶奶过生日是很无趣的,因为腿脚不方便,她不能和我们围坐餐桌吃饭,只能坐在茶几边,吃着我们夹给她的菜,泡着汤,掺和吃。可奶奶的额头、眼里、嘴角却满是微笑。

短暂的热闹过后,一大家人又各奔东西,留给奶奶的便只有她钟爱的阳台。

那天寒风刺骨,正是放假的日子。我早早地回了家,打开门,看到整洁的客厅空无一人,只听到风吹打窗户的“哐哐”声。我习惯性地望向阳台,没错,奶奶又端坐在阳台上,抬着头,看着远方,头发被风吹得四处飘散。我没来得及换鞋,便飞奔到阳台,去推奶奶进屋。此时,却见她眼角有一滴泪珠在晃动,一阵风吹来,将泪珠吹落到脸颊,落在她那墨绿色的衣领上,后慢慢地浸入,化成一抹黑点。可能是她的耳朵不好使,可能是风的动静太大,也可能是她太迷恋阳台外的世界,以至于没有发觉我。我静静地站立在她身旁,望着她,仿佛那滴眼泪流入了我的心里。

这时,刚好有一邻村的老奶奶从我家门前经过。奶奶看到她,便给她打招呼,邀请她上来坐坐。那老奶奶真就上来了。她俩若久别的姐妹,又是抱又是搂,说不完的话,欢笑声一时充满了屋子。直到黄昏时分,那老奶奶才想起回家。道别时,我分明看到两位老人的留恋与不舍。我送那老奶奶下楼,只听她在一声叹息后,似自言自语又似对我说:“人老了,孤独啊!”

听了那老奶奶的话,我心中突的一震!终于明白奶奶为何喜欢待在阳台上了。平时爸妈忙于工作,无暇顾及奶奶;我和姐姐寄宿在学校,很少回家;奶奶其他的亲人各自有各自的家庭和事务,更没空陪伴她。偌大的房子,很多时候只有奶奶一人在家。这样的日子让正常人过,可能都会觉得苦闷,更何况奶奶年迈,还下肢瘫痪呢!

想一想,奶奶与其在房间里沉闷地待着,倒不如坐在阳台上吹吹风,看看多变的天空,听听外界的旋律,也许她以后的生命里还会激荡起一丝涟漪。

如今,奶奶已离我而去,但在我心中,那阳台上的画面,已成了我无法弥补的亏欠。

从此,我家阳台没了奶奶的轮椅,却多了一个眺望远方的花季少女。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恩施日报  技术支持:恩施新闻网
   A01版:要闻
   A02版:时政要闻
   A03版:经济纵横
   A04版:综合
   A05版:文化旅游周刊
   A06版:文化旅游周刊·人文
   A07版:文化旅游周刊·清江
   A08版:文化旅游周刊·地理
大 黄
阳台情结
凉城三月
一剪梅·夷水施州
又见杜鹃开
挖断山访亲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