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7版:文化旅游周刊·清江 上一版3  4下一版  
 

A01版
要闻

A02版
时政要闻

A03版
经济纵横
 
标题导航
黄桷树
苕糖美味
告别打杵
骗母亲戴耳环
毕业季
 
返回恩施新闻网
2018年7月20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告别打杵

□ 李大申

五月的阳光,热烈而不张扬,从涌动的云层空隙洒向建始店子坪村,陈列室里一件件展品熠熠生辉。

草鞋、手电、钢钎、扁担、背篓、打杵……穿越时空,静静地诉说着店子坪村人曾经走过的路。

这条路,店子坪村的先辈们用打杵,不知丈量了多少次,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

河,成就了店子坪特殊的地理环境;河,造就的峡谷阻隔了店子坪人的出路。

与世隔绝,于店子坪村人来说,没有那么美好。绝壁之上,路像一根似断似连的曲线,穿过悬崖缝隙,行走其间,上是绝壁,下是深渊,如走钢丝,命悬一线。

老人失去儿子,妻子失去丈夫,孩子失去父亲。撕心裂肺的痛,在店子坪人的记忆中深埋着。善良的心,坚韧的心,只好认命。要人命的路,还得继续走。

村子里的人负重行走在岩壁古道上,小心翼翼地用“T”形打杵支撑着扁背底部,稍作休息,然后喘一口粗气。举目一看,近在咫尺的209国道,汽车穿行,载着山里和山外的各类物资,风驰电掣。眼前的落差,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没有公路,即使守着金山银山,也是枉然。泪水,改变不了肩挑背驮的现状,却一再碰击着村支部书记王光国的心。

对于只有600多人的小村落来说,在当地财力还不具备的情况下,全凭自身的力量,想从悬崖峭壁上掘开一条公路,简直异想天开。

村支书王光国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思考着出路。

必须修路!他将想法告诉妻子,妻子没有阻拦,并将积攒下来的2万元钱,给他用作修路。王光国有了底气。

村民被书记的义举感动了,卖鸡蛋、卖猪、卖牛,家里能卖的,都卖了。

那天夜里,村民咬破指头,用鲜血在纸上留下见证。

于是,店子坪人一场修路的战斗打响了。

悬崖上,斧劈刀削,深不见底,没有任何支点,村民们就用绳索,将一头固定在山巅的大树上,一头系住人的腰,像荡秋千一样,晃来晃去,人们就在这摇晃中,一锤一锤打炮眼,让岩石开花。

累了,胆怯了,面对石壁,大吼一声,吼出苦闷与压抑。音之回荡,山之动容,泉之落泪。

店子坪村距高坪集镇5公里,路虽不长,但施工难度超乎想象。

王光国从家到工地,每天披星戴月,往返10多公里。经常是白天修路,晚上开会研究和解决施工中出现的问题,有时回到家,已是三五更,为了这条路,他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手磨破了皮,鞋子磨穿了底,他义无反顾。

在工地上,王光国与村民们一道,用钢钎、洋镐、锄头,像蚂蚁搬家一样,一点一点地凿,一寸一寸地刨。为修路跑前跑后。

遇到村民打退堂鼓,王光国说:“不干就永远干不成,干了坚持下去,才有成功的希望!如果10年修不完,我们就修15年,20年。”一席话,坚定了村民们继续修路的决心。

2006年初,春暖花开的季节,村民历经千辛万苦在河谷上垒起的一道20米长的驳岸轰然垮塌,在场的男女老少心碎了,忍不住相拥而泣,命苦啊!

各种丧气话、泄气话传进王光国的耳朵,给他伤口撒了一把盐。

王光国痛定思痛:“路现在垮了是好事,等通车了再垮就要出大事了!现在正是考验我们意志的时候,我们要用双手改变自己的命运!用事实去证明给别人看!”

他的话,让村民透凉的心开始回暖,大家又挽起袖子干了起来。

6年,店子坪人终于在悬崖上凿出了一条7.5公里的路。

俗话说得好,一份坚持一份收获。梦圆这天,村民们奔走相告,如过节一般,庆贺这一时刻的到来。

摩托车、汽车代替了竹背篓。打杵进了陈列室的展柜,永远见证曾经苦难的岁月。

爽朗的风,高亢悠扬的山歌,硬化的乡间小路,崭新的民居,成片的杨桃,瓜田李下,似一壶老酒,将店子坪的田野山川灌醉。

与打杵告别,与贫困告别,人生不只是命,还有奋斗。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恩施日报  技术支持:恩施新闻网
   A01版:要闻
   A02版:时政要闻
   A03版:经济纵横
   A04版:专题
   A05版:文化旅游周刊
   A06版:文化旅游周刊·人文
   A07版:文化旅游周刊·清江
   A08版:文化旅游周刊·地理
黄桷树
苕糖美味
告别打杵
骗母亲戴耳环
毕业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