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4版:经济周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A01版
要闻

A02版
时政要闻

A03版
风清气正看恩施
 
标题导航
宣恩竹编的“蜕变”之路
李子枝头俏 果农心里甜
图片新闻
把困难群众嵌在产业链上
 
返回恩施新闻网
2018年6月13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宣恩竹编的“蜕变”之路
织背篓(正面)
竹编工具
织背篓(侧面)

记者 王俊 通讯员 徐兰珍 李培芝

竹编技艺,俗称织篾,在宣恩有悠久的历史。群众用竹编制成各种农具、日常用品;能工巧匠、民间艺人用竹编制成背篓、提篮、簸箕等极具民族风格的竹制品。2016年7月,宣恩竹编正式入选湖北省第五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一个世纪,老老少少都织篾

宣恩县李家河镇头庄坪村是一个个四面环山的小村庄,山间的平地上,散住着数十户人家。山上,生长着各种竹子。这里家家户户都会竹编手艺,是远近闻名的“篾匠村”。

“我们村里既有高山,又有低谷,生态环境好,各种竹子都有,比如荆竹、南竹、水竹、茨竹、罗汉竹等。”头庄坪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田远付说。因为有丰富的竹资源,又因当地村民生产生活的需要,自清末民初开始,头庄坪村就有织篾货的传统。“在农村,哪一样不需要用到篾货?挑东西用箩筐,背东西用背篓,盛饭菜要饭篮,晒谷子要晒席或簸箕……”说起竹制品,田远付如数家珍。“多年来,我们这里老老少少都会织篾,也是主要的收入来源。”

“好多年前,有一个咸丰忠堡人,篾货织得好,但是他们那里没有好竹子。有一天他到我们这里来走亲戚,看到这里竹子多,就决定在这里收徒弟传手艺。”说起头庄坪村竹编起源,该村70岁的老篾匠陈德明介绍说。

因为丰富的竹资源,织篾货又比种庄稼划算,而且日不晒雨不淋,因此,除少量劳动力种田外,头庄坪村的老老少少都以织篾货为业。村里的孩子,大部分从七八岁开始帮大人拉篾、敲箩底,十四五岁开始学织篾。大集体的年月,整个村村民大多以织篾为生。

实行“单干”后,头庄坪人织篾的积极性更高了。90岁的老篾匠谭文耀记得,那时候,家家户户起早摸黑,白天砍竹、劈篾,晚上织,每天忙到晚上10点钟以后,遇上停电,还会点着煤油灯“加班”。动作快的,一天可以织成一个竹箩或背篓,逢集便挑到集市去卖。由于他们织的篾货外型美观,耐用结实,是周边几个县最有名的,供不应求。

篾货难卖,篾匠村走入困境

近年来,现代农业的发展,令这里的篾货生产陷入滞销困境。谭文耀、陈德明这些能编善织的篾匠们,被时代的潮流裹挟着,不得不另寻出路。

“从2005年开始,我就感觉,篾货越来越难卖了。”陈德明说,2008年后,这种变化愈发明显。2010年,全村还有一半人织篾货,如今只有10余位老人在坚持。

20多年来,篾货价格其实一直在不断上涨。以挑谷用的竹箩为例,上世纪80年代是5元每担,90年代涨到20元,2000年左右涨到50元,现在已经要200多元一担了。但是,需求量急剧下降,曾经全村一年可卖2000多担竹箩、1000多个背篓,可2017年全村只卖了200多个背篓。

肩挑背驮必需的篾货畅销了几十年,如今为何被冷落?原因并不复杂。一方面,农村种田的人少了,大部分年轻人外出务工;另一方面,许多竹制品的功用被廉价的塑料制品取代。20年前,种田的村民还只是用少量化肥口袋来装谷子;10年前,尼龙编织袋已在乡村开始流行,1元1条,可装上百斤稻谷,无论用板车、摩托还是拖拉机运输,都极为方便。

“以前赶场,背粮食、蔬菜到街上去卖,再买日用品回来,花背篓是‘标配’,路上、街上,都是背背篓的人。现在出行都是坐车,买东西都是用塑料袋装,既方便又轻巧,还不占地方。”田远付说。

“有一年腊月,我连续到板栗园集镇赶了三个场,只卖出一个背篓,还亏了几十块钱车费,还搭上了在场上吃中饭的钱。”老篾匠陈德明说,他的儿子是全村最后一个会织全套篾货的年轻人,几年前已选择外出务工。“这是时代的发展,没办法。”

传承了数十年的织篾手艺,愈来愈无力承担篾匠们的生活之重。篾匠村的发展,遭遇着转型之痛。

悄然转型,从“卖产品”到“卖手艺”

5月15日,陈德明在堂屋里织背篓。一双手掌留下竹片划过的条条伤痕,一条条青丝带般的篾条在他灵活的指间上下翻飞,经过反复的交叉缠绕、腾挪翻转,编织成结实、精致的竹背篓,还染上了红的、绿的颜色,煞是好看。

从2010年起,村里的一些老篾匠就没再织篾了,只有陈德明一直还在坚持。“竹编是个细致活,不同的制品得选用不同的竹子,就编织花背篓为例,主要材料是荆竹和南竹,而且要选择稍微老一点、平整的。”陈德明说,织背篓要精心挑选生长二至三年的竹子,将其堆放在通风干燥处或室外晒干或自然阴干,使用时锯去头尾,选用中间一段色泽一致的,要无斑点、无破损,削平竹节,刮去青皮,然后剖竹、启黄,划成粗细均匀、厚薄一致的篾片和篾丝。

备好材料后,就可以开始编织了。用篾片编底,青篾做框架,丝篾编织。在编织中,以经纬编织法为主,并充分交叉利用疏、偏、插、穿、锁、扎、套等多种编织技法,还可加上花篾与丝篾配搭相互穿插,形成色彩对比强烈的效果。最后锁口,插上背篓系,一个花背篓就算编织成功了。

慢工出细活。看似简单的挑压编织实则需要十足的耐心。几十年来,陈德明一直做篾匠,练成了一手过硬绝活,在方圆几十公里都很出名。“我一天基本上能织1个,卖200块。每年卖背篓的收入约有2万块,对于我这个年纪的人来说,收入还是不错的。”

“买背篓的人是少了,但不是没有人买。那年我们组织几个人到宣恩县城参加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带去用来展示的几个背篓都被观众买走了。他们并不是觉得这个东西有多大用处,就是觉得它好看、漂亮,是一件精致的艺术品。”田远付敏锐地意识到,篾货并不是没有市场,而是从“产品”变成了“工艺品”,人们看重的不再是篾货的用途,而是它的“技艺”。

“我们有几千亩山,以山养人是我们的出路。靠山吃山,织篾货仍然可以成为我们村的主要经济来源。”田远付说,他们正在寻找投资商,和老篾匠们一起研究提篮、杯垫、果盘等简单、有趣又实用的小篾货的编织方式,重塑“篾匠村”这一独有的品牌。

采访手记

为有效保护和传承宣恩竹编,宣恩县人民政府于2008年将其公布为第二批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3年6月,宣恩竹编入选第四批恩施州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6年7月,宣恩竹编正式入选湖北省第五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要将这门技艺保护和传承下去。其实竹编仍有很大的潜力。从政府层面讲,利用这种民族技艺,将竹子开发成为现代旅游产品,很有市场前景。而且,随着宣恩全域旅游的不断发展,乡村振兴的不断推进,宣恩竹编技艺只要顺应旅游产品和乡愁文化的主题,‘蜕变’之路将会越来越好。”宣恩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专家如是说。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恩施日报  技术支持:恩施新闻网
   A01版:要闻
   A02版:时政要闻
   A03版:风清气正看恩施
   A04版:经济周刊
   A05版:利川新闻
   A06版:国内国际
   A07版:社会民生
   A08版:公益广告
宣恩竹编的“蜕变”之路
李子枝头俏 果农心里甜
图片新闻
把困难群众嵌在产业链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