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8版:恩施检察 上一版3  
 

A01版
要闻

A02版
时政要闻

A03版
2017国际茶叶大会暨第四届硒博会·专访
 
标题导航
“我很享受跟乡亲们待在一起的日子”
路灯
扶贫帮困无小事 桩桩件件都是情
“检”讯
 
返回恩施新闻网
2017年9月29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很享受跟乡亲们待在一起的日子”
——州检察院扶贫干部代成军十一年情系帮扶村

通讯员 邓正蛟 唐清骅

恩施市太阳河乡双河岭村,恩施市板桥镇大山顶村、大木村,巴东清太坪镇中磨坪村、大堰塘村,宣恩县长潭河乡九坝村……2006年5月至今,他的足迹踏遍3个县市12个行政村,所在单位5次被州委、州政府评为整村推进脱贫先进单位、6次被评为“三万”活动先进单位。

5届州直驻村工作队队长、2届“第一书记”、6轮“三万”活动工作队队长……被州检察院评为“优秀共产党员”5次、计三等功3次。

他是一位副团职转业干部,他是恩施州人民检察院的一名检察干警,他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扶贫村“第一书记”,他是代成军,同事亲切地叫他“老代”。

“我是个山里娃,跟大家在一起我感到很踏实”

老代出生在宣恩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家里兄弟姐妹11人,可谓家大口阔,当时村里没有公路,上初中每天都要早出晚归,翻山越岭,往返十几公里,还没有中饭吃。靠假期打山货、装煤、打石头赚取学费完成初中、高中学业。1982年他应征入伍,戎马生涯21载,一步步成长为副团职干部。

1990年春节老代回家探亲,在宜昌等了3天才买到回程的票,一个刚买的皮箱也挤破了。面对着千辛万苦才回到的贫困家乡,他深有感触,心中萌生了一个念头,“有机会一定要改变这个交通落后、资源贫瘠的生我养我的地方”。

2004年确定转业的时候,老代毅然决定放弃中原地区的优厚待遇,携家带口回到家乡投身建设。

2006年5月,州检察院党组决定派老代到恩施市太阳河乡双河岭村开展扶贫工作,面对着基础设施建设落后,80%的青壮年都外出务工,留在家的大都是留守老人、留守妇女、留守儿童的贫困村,老代也曾愁眉不展。但是在帮扶修燕儿坡的断头路时,看到村里的留守妇女腰上系着绳子硬是用柔弱的双手在绝壁天险凿除了一条路,他坚定了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的决心,而且一干就是十一年。

“当过兵的人就是不一样!代团长作风扎实,与大家打成一片,这个扶贫干部选得好……”代成军总是憨笑着回应夸赞他的人,然后认真地“纠正”说,“叫我代队长、代书记都行,我跟大家一样,来自农村,跟你们在一起我感到很踏实。”

“与乡亲们的付出相比,我感到很惭愧”

十年来,从恩施太阳河乡双河岭村到宣恩长潭河九坝村,从“三万”活动第一队长到驻村第一书记,老代工作地点在变,身边的搭档也换了一茬又一茬,但不变的是他对老百姓的深情,是扎根贫困村的赤子之心。

要致富,先修路。十年来,老代始终不忘1990年回家探亲时许下的诺言。不论走到哪儿,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想方设法改善村民生产生活条件。他带领乡亲们搭桥修路,基本做到家家通公路,十年来总计打通断头路11处33公里,完成砂石路升级6处45公里,协调公路硬化11处60公里。为解决农村没电用、用电难的问题,老代到处找资金,拉赞助,协调农网改造,为群众新增了20台变压器,让老百姓家家点上了明晃晃的电灯。面对有的老百姓“靠天喝水”,人畜饮水困难,老代积极协调烟草、水利等部门,新建8个4000立方米的水池,新铺管网约100公里……

在老代的带领下,村民腰包一天天鼓起来了,但是他仍不满足,在与老百姓长期打交道的过程中,他深深地感受到了村民的文化水平亟待提高,他又忙碌起来了。通过寻求企业和社会组织帮助及帮扶资金,他带领工作队支助小学4个、中学1个共计20万元,让孩子不会因为贫困而失去了读书的机会。他们新建的3个文化广场和便民服务中心,让老百姓在闲暇之余有了散步的好去处。他们组建创办的民间文艺演出队俨然成为了新农村一道独特靓丽的风景线。

每到一个村,老代的脚步就覆盖了每家每户,每一户的情况他都是了如指掌。哪家哪户有困难,他都会想方设法地去帮助解决。板桥镇大木村村民李溪泽,妻子身体残疾,家里还有一个精神病患者,女儿李正美正在读中学,一家人的生活负担全都落在了李溪泽肩上,生活举步维艰。老代了解到这个情况后,深为震惊,辗转难眠好几天。他联系了上药科园信海医药(恩施)有限公司,为李正美等13名贫困中学生每年资助生活费3000元直至他们考上大学,大大减轻了李溪泽的经济压力。

像这样的贫困户在这十年里还有很多,而乡亲们也用他们的质朴和善良表达着对“代书记”的感谢。2014年7月28日,巴东县清太坪镇中蘑坪村的村民时隔好几年了仍托人给老代带了一筐土鸡蛋,说是祝他“八一”节日快乐。

从此,“一筐土鸡蛋的故事”成为美谈。面对各种感谢和嘉奖,老代总是露出他标志性的憨笑,然后动情地说,“我来自乡里,我知道我们乡里人的朴实与纯粹,但是没想到过去好几年了还记得我,与他们的付出相比,我做的这点儿小事真的是不值一谈,惭愧惭愧……”

“我是一名老兵,坚持原则是一名军人的生命”

2016年3月12日,双休。这个日子很特殊,老代当外公了,外孙女的出生让他喜笑颜开。可是,在医院没待好一会儿的代成军就被同事的电话“催促着”,还有一群人在等着他。“没事儿,您去吧,他们在楼下等您有一会儿了,村里的人不是也在等着您去开会嘛,让人家等太久不好!”面对懂事的女儿,代成军越发感到自己这个外公、这个父亲当得不称职。

来到扶贫点,代成军与村干部一起,家家到、户户落,察实情、想办法,一条条脱贫举措得到了村民认可。

3月14日是板桥镇大木村易地扶贫搬迁户意愿调查的情况汇总时间,代成军不放心已经挨家挨户落实调查的搬迁户的经济状况、致贫原因和拟定搬迁地址的情况,决定利用周末的时间对几户重点户核查落实。“没有必要了吧,这个工作量好大呢!”面对同事的“抱怨”,代成军忍不住“批评”同事,“在农村,搬家是个天大的事,必须慎之又慎,这既是对搬迁户负责,也是对你、对我们自己负责。”

因为要常驻贫困村,代成军很少回家,即使去宣恩长潭河扶贫的路上要经过他家门口,他也很少有时间回家探望自己的家人。有人感慨佩服,当然也少不了有人“议论”。谈及这些,他用军人的坚定语气说:“舍小家、顾大家是扶贫工作的基本要求。既然选择了扶贫,就要把乡亲们排在最前面。这个是纪律、是原则,我是一名老兵,坚持原则、遵守纪律是一名军人的生命。”

面对没有考上大学的女儿和长期患有心肌缺血自己却没抽时间陪她做手术的妻子,代成军总是充满愧疚,“以前在部队,没有精力关心女儿的学习,没有时间陪伴妻儿老小,想着回来了就好了……”

十一年很短,短得老代就只做了扶贫这一件事。十一年很长,长得斑白了老代的头发,伛偻了他的脊背。时光这么无情却又如此公平,54岁的代成军已不再年轻。

“老代,十几年的扶贫工作把自己扶成农民了啊。”面对别人的调侃,老代没有露出他标志性的憨笑,只是淡淡地说:“我来自农村,我本来就是农民,我很享受跟乡亲们待在一起的日子。”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恩施日报  技术支持:恩施新闻网
   A01版:要闻
   A02版:时政要闻
   A03版:2017国际茶叶大会暨第四届硒博会·专访
   A04版:开放视野
   A05版:建始新闻
   A06版:要闻
   A07版:社会周刊
   A08版:恩施检察
“我很享受跟乡亲们待在一起的日子”
路灯
扶贫帮困无小事 桩桩件件都是情
“检”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