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4版:视觉影像 上一版3  
 

A01版
要闻

A02版
要闻

A03版
新闻评论
 
标题导航
滚龙坝:历经沧桑的古村落
 
返回恩施新闻网
2015年8月22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滚龙坝:历经沧桑的古村落
王邦寿 李一帆
一方场坝、两礅石狮,像城墙门叠石而起的建筑,这就是闻名已久的狮子屋场。
尽管房屋年久失修,显得破败不堪,但仍然遮掩不住往日的精美与堂皇。
滚龙坝是恩施州现存最大的明清古建筑群,令人叹息的是,一些村民拆房盖屋,不少古建筑被毁损。
斑驳的门窗、残破的门楼、风化的木雕传达出岁月的沧桑。
门窗斑驳,门楼破残,有的房屋已垮塌,有的屋梁已发生倾斜。
这座天井式砖木结构房屋,是土家族建筑艺术与汉族建筑艺术结合的珍贵实物。
数百年的历史精华,正走向一条不归路。只有唤起人们的保护意识,才能使之真实、完整地传承于世。
经历风雨的洗涤,古村落已风光不再。随着新生命的轮回,滚龙坝的春天还远吗?

记者 王邦寿 实习生 李一帆 摄影报道

盛夏时节,我们来到恩施市崔家坝镇,在酷暑中探访明清古村落——滚龙坝。

滚龙坝位于崔家坝镇的一个山间平地,尖龙河、洋鱼沟流经这片约5平方公里的土地,山水暴涨之时一清一浑,交汇注入天坑时如双龙翻滚,滚龙坝名称由此而来。这里山清水秀,风土人情独特,居住着以土家族为主的200多户农民,是恩施州现存最大的明清古建筑群,2007年被命名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

穿过一条小巷,一面叠石而起的墙门、两礅威武的石狮出现在眼前,这便是向氏家族住所——狮子屋场。这是一座用木、砖、石混合而成的四合院式天井屋,建于清道光年间。据《滚龙坝向氏族谱》记载,明朝时,向大旺一族从四川携家人家丁到滚龙坝。《恩施县志》载:明,向霖龙、向云龙、向霈龙同胞三弟兄皆因武勋授官。清道光年间,向存道、向发道、向致道同胞三兄弟经科举步入仕坛,向发道曾立功于朝廷,品衔连升三级。

出了狮子屋场,沿石板小道来到长街檐。据介绍,长街檐原有三石门、三进、前九房、后九房、八侧房组合的砖木结构建筑,为滚龙坝古建筑群中规模最大的屋场。尽管房屋年久失修,有的显得破败不堪,但仍然遮掩不住往日的精美与堂皇。

古树是村落历史的见证。滚龙坝四面环山,古树参天,现存树龄500年以上的古树7棵。一块古树幽竹的地带,向氏家族称祖坟岭。

据村委会主任张斌介绍,1991年,滚龙坝出土了一件国家级文物——虎钮錞于。目前,村民家中还收藏着中古床、陶瓷器用具和兵器。他说:“滚龙坝以其独特的建筑艺术、民族文化吸引着人们,先后接待了国内外民族学专家、古建筑学专家、民族学专家调研考察。”

行走滚龙坝,沿途看到一些古宅、石墙被风雨侵蚀得面目全非,有的屋梁已发生倾斜,一些精雕的石柱湮没于杂草,斑驳的门窗、残破的门楼、风化的木雕传达出岁月的沧桑。村民向兴艾说,10多年前,这里的古建筑保存较好,后来有的村民拆房盖屋,不少古建筑被毁损。据统计,目前遗存的古建筑主要包括狮子屋产、中村建筑屋产、长街檐屋产和四方屋屋产,共有房屋200多间,建筑总面积2万多平方米,具有保护价值的仅存30多处。一名村民指着加修了风火墙的瓦房说:“建设新农村,失误的地方就是不该盲目地把钱投在修风火墙上,显得不伦不类。”

3年前的一天,崔家坝镇文体中心主任祝方胜在滚龙坝发现,一块五尺见方猪圈栏板上隐约显现几个字。他跟村民商量后取出栏板,小心地用水冲洗之后,木板上赫然出现“泮宫继美”4个大字。回忆起书籍记载,清朝末年,向子美去日本留学,亲朋好友曾赠之牌匾。这块猪圈栏板正是这块牌匾。

曾经多次实地调研的恩施市文史专家贺孝贵心痛地说,数百年的历史精华,在短短半个世纪里,正慢慢走向一条不归路。恩施市文物事业管理局局长刘清华坦言,滚龙坝的困境,是地方历史文物保护工作中遇到的典型困境,“基层没有专项保护资金,上级部门没有出台切实可行的保护规划,而使历史文物的保护工作被耽搁了。”

采访手记

古村落是岁月的缩影,也是文化的源头和根基。然而,一些古村落渐渐被现代文化蚕食。一个个消失的村落背后,有建设与保护的博弈,有规划体制的弊端,也有实实在在的民生问题。

古村落真实地反映了农耕时代极富人情味的社会生活,是乡村历史、文化、自然遗产的活化石。然而,古村落具有脆弱和不可再生的特性,只有唤起地方政府和村民的保护意识,处理好旧村改造与遗产保护的关系,才能使之真实、完整地传承于世。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恩施日报  技术支持:恩施新闻网
   A01版:要闻
   A02版:要闻
   A03版:新闻评论
   A04版:视觉影像
滚龙坝:历经沧桑的古村落